茶行业信息化建设
电子商务服务平台
 
当前位置: 茶翼网 » 资讯 » 茶叶资讯 » 武汉采茶女大龄化 炒茶师傅找不到接班人

武汉采茶女大龄化 炒茶师傅找不到接班人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2-05-14  来源:武汉晚报  作者:王丹妮 胡蝶 符樱  浏览次数:463

武汉采茶女大龄化 炒茶师傅找不到接班人(图)

图说:记者穿上采茶服体验采茶工的辛苦。

武汉采茶女大龄化 炒茶师傅找不到接班人(图)

图说:记者走进茶场,现场学习炒茶。金思柳 摄

        昨日,本报3名记者驱车一个半小时,来到距离市中心70余公里的黄陂区木兰云雾山泡桐独屋湾的独屋茶场有机茶基地。

  “你们都说春茶贵,可不知采茶、种茶有几难。”今年27岁的江妮,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便到独屋茶场当起了场长。

  于是,记者与采茶女、制茶师傅们一起,体验了采茶、制茶全过程。结果是,三人采了一上午,只有4两鲜叶。经200度高温炒制后,得到一两半茶。其间,经历太阳爆晒、高温烫手等种种考验,深感茶农的不易。

  第一步·采茶 记者手脚太慢 茶娘个个麻利

  8时,记者从市区抵达茶场,与茶娘们一起换上具有民族风格的采茶服装——小立领、对襟扣、蓝白相间的图案,系上小围兜,戴上草帽,拎起小竹篓,开始进园采茶。记者发现,多数茶娘衣服上的扣子都是白色的,有一人却是红色的。江妮说,队长才能穿红扣子,是她们中间采茶技术最好的一个。

  “红扣子”队长叫万桂英,她说,今天采的是龙井,现在介于春茶和夏茶之间,要采一芽一叶。用土话说,要讲究“齐枪”和“初展”,即芽头要比叶子略高,芽和叶不能挨在一起,也不能展得太开;要采绿色的,变红的不好;为防止鲜叶变质,芽叶要完整,不能在手中紧捏,放进茶篓也不能受压。

  进入茶园,茶娘们迅速熟练地散开,一人挑一行茶树开工。当记者还在一丛丛茂密的茶树叶中寻找目标,揣摩该采怎样的一芽一叶时,万桂英已经采好了两大把,走开了一米远。

  记者左手挎着竹篓,右手掐着芽叶,掐一片,往竹篓里放一片,慢慢找,慢慢往前移。远处的万桂英回头查看记者采过的一片树丛,随手将树叶一拨,说:“你看,这里还有这么多,你都没采。”只见她右手掐下芽叶,往手心里一窝,同时手已经挪到另一片芽叶上,掐下来,前后不到1秒钟,等手心里有一捧芽叶了,再往竹篓里放。“采茶没什么窍门,就是要眼力好、手脚快。”她说。

  1小时后,记者将采到的芽叶拿去称重,实在太少了,秤纹丝不动,有人数了一下,265片,还只有三分之一合格。其他茶娘都采了厚厚一堆,约有半斤。最快的万桂英1小时可采1斤,最忙时1天采10个小时,1斤鲜叶可卖40元,1天可挣三四百元。

  对话:采茶女大龄化 秋茶比春茶还累

  茶娘们多数住在茶园附近的泡桐,每年采两季茶,一季是三四月到“五一”的春茶,一季是8月下旬到“十一”的秋茶。万桂英、余秋莲、刘霞、李霞、石艳珍等人,年龄在31至40岁。

  记者:“采茶女有更年轻的吗?”

  万桂英:“我18岁就开始采茶了,到今年采了19年。但现在,20来岁的姑娘不愿意采茶,城里的诱惑多大呀,就剩下我们这些生了孩子的嫂子们留在这里。跟以前比起来,茶娘的年纪老了。”

  记者:“喜欢采茶吗?辛苦吗?”

  石艳珍:“喜欢。屋外空气好,大家说说笑笑,有时还唱山歌。采春茶不累,采秋茶受不了,太阳太毒,一晒好几个小时,汗流浃背。”

  第二步·制茶 120℃锅里炒茶两分钟

  下午三点多,到了炒茶时间,记者换上白色工作服、工作帽,跟随炒茶师傅进入炒茶房。早上采回的鲜嫩茶芽,在竹筛里放了几个小时,已有些脱水,凑近一闻,茶香比刚采摘时略浓了些。

  “先机器杀青,然后手工炒。”55岁的炒茶男工江旺清说,现在已有的茶园是全机器炒茶了,但人工炒茶能更好控制火温和力道,使茶叶外形完整、鲜亮,更大程度保留茶香,目前,独屋茶场还是半机器半人工炒茶。

  在手工炒茶区,记者先伸手去摸了下炒茶锅边,立刻被烫得缩回了手,脱口叫了一声“真烫!”

  在一旁指点记者的40岁炒茶女工刘霞,笑出声来,她说,这锅温有80℃-120℃呢!没炒过茶的人肯定受不了。不过炒茶时,手不直接接触锅底,而是按在茶叶上。

  记者将经过机器杀青的半成品茶“哗”的一声倒进炒茶锅里。“一次只能放四两,多了就炒不开了。”刘霞见状赶紧叫停。

  开炒了,记者小心翼翼将右手放在厚厚茶叶上,还好,没有想象中烫。松了一口气的记者按着茶叶在锅里就是一通乱搅。刘霞见状不妙,再次叫停。“照你这样子炒,最下面的茶叶要炒糊了。”她说,要用巧劲来回推拉,把每片叶子都炒到。

  翻炒两分钟后,记者的手烫红作疼,下意识的把手拿起来。“手不能离开茶叶。”刘霞摇摇头,再次纠正记者的错误,炒茶讲究“手不离茶、茶不离锅”,手一离茶,茶停在锅里,很容易糊。

  记者望了下身边的炒茶女们,个个的双手都灵活地在锅里翻滚炒茶,似乎感觉不到烫疼。“炒了十多年,手上早长茧了,没你那么怕疼。”刘霞摊开双手给记者看,果然长着厚厚的老茧,摸上去硬硬的。

  随着青叶在炒茶锅里翻滚,茶香味越来越浓,约半小时后,茶叶已变成偏黄绿色,用手拿起一片一捻,变成粉末,刘霞说,可以起锅了。

  记者看了下,炒茶工们炒的茶,绿色均匀,叶片带光泽,看起来扁平直。而记者炒的茶,颜色有的绿有的带黑,形状不好看,有的叶片还碎了。刘霞说,这是炒茶手劲没掌握好,手劲大了,揉碎了茶叶;用力不均匀,有的没“炒熟”,有的炒狠了。

  炒好的茶叶,冷却后还要经过揉捻做型和烘干,才算成品。一斤采摘的新叶炒好了大约只有2两多的茶叶。算起来,记者昨日一行三人上午摘了约4两茶,炒好后最多一两成品茶。

  对话:锅温最高达220℃ 炒茶找不到接班人

  在独屋茶园里,很多女工是采茶、炒茶一肩挑,上午采的茶叶,下午三点多钟开炒,下午采的茶,凌晨时分开始炒。春秋两季采茶高峰期,一个人最多要工作十四、五个小时。当天采下的茶叶必须在24小时内炒完,放久了,茶叶会变差了。

分享与收藏:  资讯搜索  告诉好友  关闭窗口 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:

新闻视频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最新文章